凯发娱乐场网站·美文:风里雨里,我愿他们早日相见

2020-01-10 17:27:33

阅读(1647)

凯发娱乐场网站·美文:风里雨里,我愿他们早日相见

凯发娱乐场网站,始:

十年后的今天,我参加高中的同学聚会。

入座的时候,我放眼望去,席座上还是从前的面孔,像这样的聚会,一般都是两三年聚一次,年复一年,从大学到工作,我见证了其他人的变化。

十年前我们第一次聚会的时候,没有人带手机,因为那时候手机太贵,尤其像我们还在读大学的稚嫩青年,连电脑都是用学校图书馆公共机房的。

而现在,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对着屏幕玩下刷,也不知道能刷到什么,偶然的服务员上来的时候,就会抬头看一眼,有几个人在讨论房价,有几个人还带着儿子一起来,升学成了他们关注的最多的问题。

当服务员把所有的菜都上齐了的时候,我才注意到,这多人,只有沈家明和苏衍没有来,或者说这么多年过去,他们也许不会出现了。

01.

说起来,我、沈家明和苏衍简直是奇怪的三人组,用一句话总结就是,我爱的那个人错爱了他!

我们三个高中时候就在同一个班上,我跟苏衍是同桌,而沈家明就坐在我的前面。

暗恋一个人到底是一件何其微妙的事情,偏偏还暗恋一个男生,每天就看着他的背影,上课都能走神,那段时间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苏衍终于看不下去,还上着晚自习就把我从课室里面拽出去,坐在讲台上的纪律委员拦也拦不住!

那时,坐在我前面的沈家明还是一如既往地写着作业,做着练习题。

苏衍拉着我到了学校的篮球场,空旷得只剩下星辰黑夜,风声鸟鸣,他与我。

“顾宁,你够了,为了一个男的,你至于天天犯花痴吗?”

他是这么指责我的,事实上四年后,我现在的我还要犯花痴的人是他。

我惊讶于他的敏锐,一下子就捕捉到了我的情感变化,苏衍是第一个发现我喜欢上他的人,也是唯一一个。

十七岁的男生,所有的喜欢与不喜欢,都写在脸上,却唯独沈家明背对着我,什么也看不见!

“苏衍,你发什么疯,谁说我犯花痴了,我是男的......”我强调一遍“而且我不喜欢他......”,声音很小,低声到连我自己都没有底气!然后我再叹了口气,伤怀地说:“最近我妈妈住院了,所以我才一直闷闷不乐的!你别担心!”

之后,苏衍指了指我的鼻子,态度强硬地跟我说:“无论如何,不能把成绩落下,说好的跟我去上海的,你可别失约了!”

“嗯!我知道!”

那时候我答应地那么干脆,结果半年之后的七月份在选志愿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填了北京的学校,而且和沈家明一个学校。

那年夏天,大学前最后一个暑假,我跟苏衍还有沈家明一起骑行游遍了整个四川,我们在大河边上,三个人一起放开双手,就像许多不怕死的年轻人一样,向着天空大喊一句:“未来会更好,我们的青春还未结束!”

蓝天白云,一行白鹭飞过,带着我们的梦想,带着我的爱情飞向大学!

接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还在身边放着手骑车的苏衍,忽然向着沈家明的方向倒了下去,幸好沈家明手疾眼快,一把抱住了脑筋大条的苏衍,旁边就是只有矮矮的栏杆围着的河流,若是一个不小心,苏衍和沈家明就会坠落下去!

“喂!你们没事吧!”

“嘻嘻!宁宁,你是担心我还是担心他啊!”

我知道这下子故意作死这么问的,可经不住每一次提到沈家明的事情脸都会红的跟烧猪一样!

心跳加快!我瞪了苏衍一眼“我刚才都担心得要命了,你还在这儿开玩笑!”

然后沈家明也似懂非懂地笑了一声!

02.

那年九月份入学,我似乎跟沈家明注定没有缘分一样,我早了他一个星期入学,然而一个星期之后,我却看见他跟苏衍一起搬到我对面的宿舍,只有一条走廊之隔,而他们是医学系的,我是经济系的。

还差三分,过不了线就是过不了线,这所大学医学系是全国排行靠前的,招生要求堪比清华北大,而我,刚好就是落选的那一个!

更令我不想面对的是,苏衍也来了,而且,还跟他一个系。

那时候我总是在抱怨那三分,可是后来我才发现,上高中的时候,生物化学偏偏是我最弱的科目,而这两门科目恰恰是医学系招生的硬性条件,在一开始,我就注定被抛弃在他们两个人的后头。

苏衍像看透了我的内心一样,信誓旦旦地跟我说,“你放心,顾宁,我一定帮你看着你男人,不让他被其他女的抢走!”我那时候还很害羞,被他一说,我的脸马上就红了起来,结果下一秒沈家明就出现在我们俩旁边。

他看了我一眼,我立马低下头,“你们俩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哎!也说给我听听呗!”他眉开眼笑,还跟以前一样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然后接着又对着苏衍说:“小子!差不多该去听讲座了,我觉得那个讲座挺有意思的!一起吧!”

“嗯......我觉得也可以,那就去吧!”

大一的时候最多的就是公开学术讲座,医学的,经济学的,哲学的,什么都有,各个院系的学生可以自由参加。

我知道,苏衍什么事情都会想到我,所以他马上转过头又跟我说:“宁宁,一起去吧,我带你去!那个老师讲课很有意思的!”

我正想说“好!”的时候,却被沈家明的一句话堵在了喉咙里,“你别老缠着顾宁,他们经济系不是也有很多讲座的吗?你老占用别人的时间,很开心是吧!”

“哎!你什么意思啊,沈家明,我跟宁宁这么多年的感情,还用得着你说三道四?”

可是沈家明不由得苏衍反抗,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就把他带走,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留我一人站在空洞到只能听见回响的走廊里,怔怔地站着,我跟他的时间就这样一点点地错过。

明明从前还是三人组的时光,现在却已变成两个人的世界。

我按耐不住心里的酸意。

03.

大二的时候,沈家明终于有了两情相悦的人,他喜欢那个女孩,女生也喜欢他好久,苏衍马上将这件事情报告给了我听,而且他还打听到沈家明会在情人节的那天会跟那女生表白!

为了帮我追到沈家明,计划他都想好了,就是在他表白的那天,苏衍负责将那女孩引开,而我就装作刚好路过,拿着鲜花和戒指,我假装也在那天跟人告白被拒,然后我就跟沈家明来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相互取暖!

我那时候有多傻,居然就陪着苏衍玩这种只有在狗血小说里才会有的把戏!

为了那天的“不”期而遇,我还让苏衍帮我在精品首饰店订做了一款情侣戒指,戒指上就刻着我跟沈家明的名字,做戒指的钱我都预付了,花了我整整三个月的零花钱。

我要求名字刻在戒指的内环,若是以后我跟他真的能在一起,我一定会找个时间,给他一个惊喜!

可是我等来的只有惊讶!

那天,在公园里,我左顾右盼了好久,终于在不远处的花丛从旁边,看见了沈家明的身影,然而我昨天夜里背好的一大段台词一句都派不上用场,相遇的那么及时,却终究没等我开口说那句我爱你,他已经单刀直入:“顾宁,你知道苏衍那小子在哪儿吗?”

“他怎么了?”我故作疑惑地问,我当然知道他在哪儿,不然我怎么会在这儿遇见你,沈家明!

“肯定是他昨天晚上把我的戒指偷走了,这小子,就是存心来坏我的好事的!还说是什么你喜欢我,哼!这小子开玩笑也有个限度!”

我那时候心里一凉,呼吸都觉得痛苦,什么时候我在他眼里竟成了一个笑话一样的存在,那时,我再也没有继续下去的想法,被现实鞭策地遍体鳞伤,手里紧紧地捏着的那两个盒子,鬼使神差地竟然把那个戒指往他前面一递。

“呐!这是刚才苏衍给我的,你看看是不是他拿走的那一个?”

“顾宁......”他凝视着我,还是按照原来的剧本!

“我今天也失恋了,戒指没用,给你吧!”

“谢谢你!”

说完,他打开盒子看了一眼,

然后关上盒子,“嗯”了一声,然后转身往公园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哎!等等.....还有这束花,也一并送给你吧!”

多少爱情在我身边错过,多少次期待,等不来那人的一次欢喜!

苏衍给我介绍的那家首饰店就是沈家明的那家,就连定做的款式都是一模一样的,除了大小和刻的名字不一样,其他看得见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差别!

后来,我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坐在公园的秋千上,摇晃着秋千,老旧的铁索相互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

这一天离放假还有两天的时间,公园周围的人走了又走,最后到傍晚悄悄来临的时候,我听到了苏衍的声音!

“顾宁,你怎么能将你买的戒指给他呢?”

我抬起头,无力的看着苏衍,眼里的泪水几乎都要流出来,“他不喜欢男的......”我绝望地跟苏衍说“算了吧,苏衍,我放弃吧!!!”

“你.....”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我。

然后坐到我的旁边,认认真真地问我:“你真的要放弃吗?毕竟喜欢了这么多年!”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爱一个人久了就会疲惫,不管是爱的那个人,还是被爱的那个人。我渐渐地学会放手,学会从沈家明的世界远离,同时也远离苏衍的世界。

04.

那年的年初注定不是一个平安年,虽然我没有告诉沈家明戒指上刻字的事情,但是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无数双眼睛正盯着我看,沈家明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两枚戒指,正是我那天送给他的那两枚。

我看了一眼,床上被绷带包扎得严严实实的沈家明,带着呼吸口罩,一旁心率监测仪上的波浪线不断地滚动着,我不是医学系的,甚至我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景,我紧紧地抓着苏衍的衣服,低声的问苏衍:沈家明到底怎么了?

“出车祸了!”

我惊慌地脸色煞白,再看一眼桌面上的那两个戒指,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着落!

我问苏衍到底怎么回事,可是苏衍只字不提,从旁人那里东凑西凑,我大概才能知道整件事情的真相!

那天回去之后,那女生就觉得很奇怪,先是苏衍出来闹,然后戒指还比她的手指打出一圈,沈家明说是因为造工的问题,可是精品首饰店里敲打出来的戒指怎么会大的这么夸张!

很快女生就发现了我的名字,一气之下,第二天就跟沈家明在教学楼的走廊里吵了起来,把那枚戒指扔到他面前!一把泪水之后,转身离去!

戒指掉在地上,清脆的声音贯穿了沈家明的双耳!

悲剧发生时,女生在学校外面的那条路上,繁忙的道路,车来车往,就在她愤懑地横冲马路之后,沈家明也追了上去。

一辆汽车呼啸而过。

女生躲开了,躲不开的只有沈家明,在倒下去的那一刻,他手里还捏着那枚戒指!

戒指上有我的名字,血淋淋!

医生说也许会成为植物人,让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有心理准备!

女生看到我们我跟苏衍的时候就恶心得要命,她觉得一切都是我们三个人自找的,再加上沈家明一直昏睡不醒,什么叫薄情寡义,都被完美地诠释出来!

她不愿意再留在沈家明的身边照顾他,头两天还偶尔来看望沈家明,估计是看看他醒了没有,可是日子一长,女孩终究忍受不了这种一个人守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人寂寞,转身离去,不再来过!

从那时的车祸,一直到新年过后的五月份,我都守在他的身边!

很多时候,我在在病房门外看见苏衍的身影!

后来某一天的夜晚,我靠在沈家明的床边慢慢睡过去,窗外的月光太过耀眼,才睡了一会儿,我就醒了,可是很快,苏衍出现在我身后,牵着我的手,径直地往医院外面走,我的身后,沈家明还眉毛也不眨一下地躺在了病床上,呼吸均匀!

一路上,晚风凄凄,从宁静的医院大楼一直跟着他的脚步跑到了车水马龙的城市道路,终于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的时候,他才肯开口跟我说话!

“顾宁,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啊?”

这句话,他已经不知说过一次了,反复地提醒我,那个人不值得你爱!

“你看看你,他生病两个月,你就两个月没有合过眼!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你明知道他不会回应你的!”

被他一说,我低着头,脸上的黑眼圈显得更黑!

05

我终于拗不过他的再三请求,他让我先回去休息,接下来几天就让他来看着沈家明,我也只好无奈地点点头,因为我也扛不住了,在医院的两个月来,我几乎每天都是半夜三点钟才合上眼睛的,坐在沈家明的身边,我只盼着他快点醒过来!

然而,那天晚上回去只有,我依旧没能合眼,我才发现,原来心里想念着一个人,无论在或者不在他身边,也还是会想念的,心里的担忧并没有因为离开他身边而减少,反而越发地精神紧张,那一夜,我几乎没合眼!

等到早上六点半的时候,我实在撑不住额头传来的阵阵疼痛,那个时间我清楚地记得,是六点半,因为半个小时之后,我几乎是被无数通的电话打过来吵醒的!

第一通电话就是苏衍跟我说的:“宁宁,宁宁,沈家明醒了!”,我听了,缓缓放下手机,许多个日夜的难熬终于缓和了许多,我没有马上到医院去看望沈家明,知道他没事就好我舒舒服服地在宿舍里睡了一大觉,从早上六点半睡到下午六点半!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再去看望过沈家明,我害怕面对他,害怕他问起那个戒指的事情!

大约一个礼拜之后,沈家明出院,他医学院的同学在学校附近的中餐馆里为他举办了一次聚餐,庆祝他成功踏出鬼门关!

苏衍说什么要把我带上,聚餐的时候,所有人像看外星生物一样看着我,尤其是沈家明的前女友,此时却安然的坐在他身边,跟他和好如初,我就奇怪,当初沈家明被医生诊断说可能成为植物人的时候,谁可曾来看望过他!

然而在饭桌上,我留意到了他们俩之间跟以前的许多不一样!

苏衍原本想让我坐在沈家明身边,可是后来调整了几次,我最终被安排在了沈家明的右边,中间隔着苏衍,更可笑的是,沈家明的前女友却坐在了我的旁边;

还有,沈家明和苏衍之前虽然也称兄道弟,偶尔也会打打闹闹,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到替苏衍挡下了来自那个女人的一切指责!

女人的直觉是敏锐的,她能感觉到苏衍的不一样,层出不穷地说着苏衍的不是,就为了夺回沈家明对她的信任,她说,如果不是苏衍的恶作剧,她跟沈家明也不会分开,家明也不会出车祸,一切都是苏衍的错!

苏衍低下头,我从未看见过他如此失落过,我在他旁边,悄悄地握着他的手,都能感觉到他手心的汗水。

她依旧像以前那样厚颜无耻,可他依旧不是从前的他了!

“苏衍做得对不对,只有我能评判,因为我跟他才是当时人!”

一句话,把她排除在外,同时也把我排除在外!

女人生气地卷着眼泪冲出了包厢,可我呢?既不能哭,也不能闹,默默地看着他们两个,不是医学生的我在一群医学生的聚会里面,半句话也插不上!

那时,我明明才是那场玩笑的主角,现在连路人甲都算不上!

06.

之后的时光里,依旧尘归尘,土归土,我上着我的经济学的课程,而苏衍跟沈家明上着他们的医学课,我们大多数时间是错开的,后来我开始去实习,生活有了新的篇章,而我也有了新的起点!

大三那年那年暑假,我留在学校,而苏衍跟沈家明则是被医学系的委派到西部地区支医,工作太累,在上班途中忽然才想起那天他们要离开北京,大热天的穿着正装,拐弯赶到了机场,汗流浃背!

在机场人来人往的人潮中,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们的身影,一个人矗立其中,后来一转身就看到他们的背影,双双成对,那时他们正拉着行李箱走向登机的方向,“宁宁应该不能赶过来了,我们快走吧,要不然干不了飞机,导师又要骂我们了!”

沈家明回答一声:“嗯!好!”

在这条与他们渐行渐远的路上,多少次我都只能见到他们的背影,那时,我的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个我们毕业的暑假,我们骑着车,放开手上的车头,原本还只是在我身旁的苏衍,越滑越快,最终与沈家明并行!

因为临时翘班,我被上司臭骂了一顿,那天晚上我哭的厉害,分不清是因为苏衍和沈家明,还是因为工作上的挫折,或许都有!

而那一年,我也认识了安景生,也是隔壁医学系的。

他本来也要到西部去支医,可是因为身体素质不适合在那边工作,还不到一个星期就被派送了回来!

那天晚上回到宿舍,我工作累了一天,回到宿舍就看到他坐在他们宿舍的门外,垂头丧气的样子,一个大男生,仰着头,露出喉结,看起来比谁都颓废!

“喂!同学,你在这干嘛?”我过去问他什么情况

他看到我的时候,一惊一乍的!“哦!”“诶?”仔细地再看看我“你就是苏衍和沈家明的高中同学啊!幸会幸会!”

我后来想想,如果不是他坐在那一排医学院宿舍的门外,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那次聚餐,在饭桌上也没有见过他,而他对我跟苏衍的事情也应该早有耳闻,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知道我是谁!

他从西部回来,忘了带宿舍的钥匙,门卫保安也没有备用的,所以就在宿舍门外坐了一整天,我瞧着他可怜就让他暂时在我的宿舍住了下来!

那些年存粹的友情,我给与他滴水之恩,谁能想到他却义无反顾地喜欢上我!只不过他心中的“我”却也早已心有所属!

那年夏天,我跟安景生不大的宿舍里度过了一个月,夏季太过炎热,把宿舍里的风扇开到最大档也只能流动一下空气,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

在周末我跟他到电影院看了一整天的电影,里面的空调几乎都能把我冻病了,我打了一个喷嚏,他就跟我说:“你病了,我照顾你一辈子,怎么样?”

就这样,算是正式告了白!

那时,周围一片漆黑的电影院里面,大银幕上正好放着男女主角接吻的一幕,正对着坐在会场中央的我跟他,我脸色红的发烫,而他,面对着荧幕,眼睛却斜斜地看向我!

也是那一天,刚走出电影院,就接到了沈家明的电话,夏季的雷雨天气来得太及时,一阵轰雷劈过城市的上空,乌云密布,之后便下起了狂风暴雨!

雷声大,雨声也大!

可我听得一清二楚!

“顾宁,你能不能现在就来一趟新疆!”

雨哗啦啦地下着!我尽力不去听周遭的嘈杂。

“苏衍出事了!”

那一刻,再一道惊雷,响破了天际!

07.

我站在苏衍的病房的外面,他不断地嚷嚷着让沈家明出去,他想见的人只有我!

去到新疆我才感受到什么叫冰火两重天的日子,白天的温度达到三四十度,夜晚则是降到了二十度以下,然而那时候苏衍的心情才叫冰火两重天!

抢匪在他脸上划破了一道长长的刀痕,从额头一直到右半边脸都被蹦到包的严严实实,我进去的时候他还没有注意到我,一边让沈家明走开,一边抱着头,窝在被窝里,浑身颤抖,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这幅样子!尤其是沈家明!

当一个人不愿意把自己丑陋的一面给另一个人看的时候,这说明;

他已经喜欢上了那个人,就像当初的我一样。

我那时候深知这其中的微妙!

“苏衍!”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宁宁,你来了?”

“嗯!”我轻轻地点了头,“那个......”“苏衍,你是......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沈家明的!”我冷冷地问他,那时候沈家明已经到外面给我们买午餐!

苏衍身体僵住了,那只没有被包扎的眼睛里躺着热泪!他回过头看我一眼,微笑,所有的苦涩和深情都混杂在里面,“我也不知道......”声音沙哑到吐字不清。

“我懂了,那你告诉沈家明了吗?”

“没有,宁宁,我没有,我好痛苦啊,宁宁,我当初明明喜欢的是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上他了!”

“我知道了,你别说了!”

我站直了身子!

“宁宁,你去哪儿?”他害怕地问道。

“既然你都喜欢上沈家明了,那我还在你身边干嘛?当你们的电灯泡吗?”

“可是,我需要你!”

“可我不需要!”我背对着他,背影挡住了他的眼睛,“苏衍,从此以后,我跟你不再是朋友!知道吗?”

那天,我冷冷地篇抛下了这几句话,就从医院的病房里大步地迈出去,面临着身体的创伤和情感的徘徊的时候的人最是脆弱,可我已经没有力气搅和在他们中间。

当天的晚上,我坐飞机回到北京,安景生在机场接我,在机场见到他的那一刻,北京这座城市的繁华一下子静止于心,我们一起坐着计程车,路过北京天安门的门楼。

我记得当初我来到北京的第一天也路过这里,那时我还是一个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后三年的大学生涯,每一次我路过这里都只是一个人,大概是我生来就孤僻,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四年,从高中到现在,我仅有的两个朋友,一个是沈家明,一个是苏衍,到最后,一个没能成为我的朋友,一个没能成为我的恋人!

我看了看身边的安景生,我问他:“你知道吗?我初中时候很孤僻的,一直不知道怎么跟别人交流,最可怕的是,后来班游的时候,全班没有一个人愿意跟我一组,幸好现在有你!”

“哦?那我岂不是很荣幸?”

“算是吧!”

其实,我说的那个故事还有后半段,当全班自主报名组队的时候,班主任在班会课上点到我的名字,我那时很紧张因为我找不到一个人可以一起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我的回答,可我硬是说不出一个可以一起的人。

这时候,我们班的班长就站了起来,大声地跟班主任说:“老师!他跟我一个队!”

我顿时缓了一口气,就这样,在幼小的心灵里就种下了一颗种子,从那以后,那个人做得所有事情,岁我来说,都是他别的,而那个班长,就是沈家明!

之后过了一年,我就毕业了,跟着安景生辗转到了上海,那座当初我跟苏衍很想去很想去的地方。

他做了医生,我做了医院里的财务!

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收到苏衍和沈家明的任何消息,后来还是安景生联系到以前的同学,才知道他们的下落的,沈家明继续留在了新疆,而苏衍......在那次我离开之后,就从医院消失了,甚至连火车站都查不到他的下落。

于是,沈家明就断定,他人还在新疆,所以一呆就是十年......

十年,我也该长大了,当初一气之下,跟苏衍说的那些话,现在历历在目,想起每一句,都刺痛着我的心,如果那时候我能好好地安慰他,帮他度过难关,或许,他就不会离开了!

末:

同学会进行到一半,忽然包厢里面走进了一个人!

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身上飘过淡淡的药水的味道,他随便选了一个位置,最后停留在我身边,叫了我一声“顾宁?”

我抬头一看,正对上那张苍白无华的脸!

“哦!你是.....沈家明?”

才三十岁,面容已经憔悴的不行,浓密的头发失去了大学时候的光泽,发丝之间还有几缕白发,我好奇他没有苏衍的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新疆的环境不好但是也不至于把人弄成这样!

“介意我在你身边坐下来吗?”

“哦!不介意,你坐吧!”

他依旧对我很客气,或许他现在还不知道,坐在他旁边的这个人,也喜欢过他许多年,曾经以为至死不渝,现在的我却已然释怀!

“对不起啊大家,我实在抱歉,因为从新疆那边刚过来,有点仓促,实在抱歉,我敬大家一杯!”

说着,他拿起酒杯,对着所有人恭敬一杯酒,可能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手是在微微颤抖的,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我:“怎么啦!顾宁,你也来一杯啊!”

“额!不了,最近胃不好,他叫我少喝点酒!所以刚才到现在,我都是喝饮料来着!”

我担心他会有什么安危,本想着也叫他别喝的,可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将那杯酒灌进了肚子里!

可是幸好没有什么事,虚惊一场!

半小时后,终于散场,在酒店的门口,我也正准备着离开!

可是沈家明马山便叫住了我!

“顾宁!你知道苏衍的下落吗?”

我面对着他,欲言又止,这是我曾经爱过的人,可是没有一次,在我面前像这般过问我的事情,哪怕一次,骗骗我也好,让我觉得他是爱我的,我也不负当年那么炽热的喜欢上他!

“两年前你来找我,或许我还能知道他在哪儿,可是现在......我也不知道了!”

“你什么意思?”他抓住我的肩膀,紧张地问;

“两年前,我每次下班回家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跟着我!后来在一个巷子口那里,我捡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对不起,我爱你!”,我便意识到,那时苏衍,后来我对着巷子口那边大喊“你别来找我了,我现在的生活很好,求你了,别来烦我了!”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我微微一笑,心里却痛到极点!

那时,我的确感知到那个人是他,他只不过想跟我说声对不起,然而我连一个机会都不给他!

“那你为什么不留住他!为什么!”沈家明失落的看着我,如一盏燃烧殆尽的烛光,在即将奄奄一息的那一刻,燃烧自己的生命!

可是他最终还是放弃了,隐隐地吐出了一口血,转身离去!

然,我已潸然泪下。

说是忘了,可是我比谁都清楚,这么多年来,我还喜欢着他,有句话说得好,“越是得不到的,越想去爱!”

“等等!沈家明,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他停下脚步,寒风的夜里,就剩下我跟他两个人!

“当年,你为什么忽然喜欢上苏衍啊?”

“就这样?”

“对!我一直很好奇!”

“你忘了吗?”他停顿一下“当年我在医院昏迷不醒的时候,醒过来第一眼就看到苏衍,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后来有护士跟我说,当初我躺在医院里,是随时都有可能从此昏迷下去,我那时听了吓出了一身冷汗,我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也是第一次感觉到有人陪的幸福......”

“护士还说了,那时候有一个男生,从我进医院的那天起,寸步不离地守在我身边,你应该也知道他是谁的......他是苏衍!”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当年他以为那个人是苏衍,从此就把所有的爱给了他一人......

而苏衍也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他。

错爱了的人,最终却也相互喜欢上了。

可是,当年的那个人是我啊。

可我并不想揭开当年的真相了,让它随风而去吧!

在这段岁月里,谁都是受害者,而我在其中算得上幸运的一个!

因为我还有安景生,可苏衍和沈家明什么都没了!

我掩面哭泣,那时,沈家明已经消失在我眼前!

风里雨里,我愿他们早日相见。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